FUCK IT♡

【佣空】摸头三连

私设

这是他们交往不久后第一次组队参战。

一开局,玛尔塔就看到了身旁的发电机,小心张望附近后,动手修起了发电机。

突然,玛尔塔的眼前闪过一抹暗红,她吓了一跳,发电机便炸了一下,触电的疼痛瞬间蔓延到全身,“屠夫?”她把枪上膛,想抬手就给对方一枪,下一秒,她的头上就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。

“玛尔塔,就算你看到了我很激动,也要好好修发电机啊。”他说着,手上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止,摸着玛尔塔的头,又顺了顺她耳边散落的细发。

“喂!谁叫你突然出来吓我啊!”玛尔塔的脸颊红透,嘴上却不服输的反驳:“还有啊,别没事摸我的头,这可是很危险的。”

奈布笑了一下,抬腿便跑远了。只留下玛尔塔一人在修发电机。

游戏进入到还剩三台发电机的时,律师和医生分别被砍了一刀,玛尔塔停下手中的动作,想找她们包扎,突然,紫红的心脏跳动了起来,玛尔塔刚想跑,前方就传出了律师的惨叫,玛尔塔才发现他们就在不远处,心头一紧,马上往前面跑,准备伺机去救下律师。

“我去救,你去修发电机。”身后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,玛尔塔这次连头都不用转,就知道一定是奈布,他把手放在玛尔塔的头上,轻轻的揉了揉,说“太危险了,我去救,我跑的快。”

玛尔塔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,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奈布就已经跑在前面了,玛尔塔摸摸自己的脸颊,感觉一阵燥热。无奈之下,又跑回去修发电机了。

律师在被绑上掎子后不久,奈布便顺利的把他救了下来,然后引开了监管者的注意力。律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便往他的反方向跑了。

玛尔塔看见远处的律师已经远离监管者,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胸口,又一台发电机修好了。

玛尔塔快步的绕着军工厂中的房子兜了几圈,发现这附近的发电机都被开了,玛尔塔才发现,原来自己已经独自发完了三台发电机。到现在自己居然连监管者的身影都没看到,倒是被奈布摸了两次头,连自己的枪都没有办法用出来,玛尔塔赌气地嘟起嘴唇。

“铛铛”

奈布被监管者砍了一刀,好像是在自己的不远处,竟然连他的咒骂声都听的到,玛尔塔给自己的枪上膛,翻过一块木板。看见奈布翻过一块木板,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。

他冲过来轻轻摸了下玛尔塔的脑袋,在她耳边说了句“笨蛋,明知道屠夫在追我还跑上来,我没事的,你快走,我害怕。”

仅仅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,下一秒,奈布就调转了一个方向,使屠夫没有看到自己,专心去追奈布了。玛尔塔的思绪很混乱,顾不上自己红透的耳根,收起了枪,又去修发电机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,都没有发现有谁受伤的迹象,玛尔塔很快的修完最后的发电机,警报声响起。她仅用了几秒钟判断了屠夫的位置,便朝屠夫较远的大门跑去。

她隐约觉得身后有一个人,悄悄回头看了一下,发现身后是奈布,他的小腿被砍了一刀,正一瘸一拐的跟在自己身后。

玛尔塔发现已经有人在开大门了,又回过头看向奈布,两个人的眼神对在了一起。玛尔塔微微的笑了一下,对他说道:

“笨蛋奈布,这就是摸我的头要付出的代价。”

“是是是,那就算再多砍几刀,我也在所不惜。”

游戏胜利后,玛尔塔:修发电机的手微微颤抖。

END